啟宗心理諮商所

精采文章介紹

 

 

一句”不需要”或”不干我的事”口吻,

一種"掩飾"或"壓抑"失去爸爸的事實。

「爸爸我想念您!」


silhouette-1082129_960_720
 

酷熱的七月,午後對流雨,雨滴漸漸濺起八月最強思念的情緒;「爸!在天上的您,過的好嗎?」

 

  憶起昨日走在東區街道,到處佈滿父親節促銷商品,突然有位銷售人員跑到我面前熱心詢問:「買個禮物送給爸爸好嗎?我們現在有很多促銷喔……」記得當下我冷冷回一句:「我不需要」便迅速離開。回到家後心情一直很低潮,說不出所以然,憤怒生氣的情緒如火團般湧上心頭;直到夜深人靜輾轉難以入眠時,才開始注意爸爸在腦海中模糊的記憶揮之不去,不斷湧上心頭。回憶起我6歲時,我與爸爸對話的一個記憶 ----印象中從小就很崇拜爸爸,爸爸很會寫硬筆字,時常幫朋友書寫。6歲時某一個夜晚,爸爸獨自一人在黑暗中點亮檯燈,正幫幼稚園書寫畢業生得獎獎狀,小小的我跑過去找他,爸爸就緊緊把我抱牢,坐在他的大腿上,讓我坐著陪他寫字。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這麼近的貼近他,近到連爸爸的呼吸聲都聽得很清楚,那時覺得好幸福。我要求爸爸說,長大了,你要教我寫字好不好?我記憶深刻,爸爸斬釘截鐵口吻”好的”,但這個承諾,這麼近距離的靠近,再也沒有任何機會兌現了,因為過了兩個禮拜,爸爸就在這世間消失了,爸爸因為癌症過世,永遠消失不會兌現承諾了,我生氣爸爸是騙子,生氣的不是爸爸沒教我寫一手漂亮的字,而是生氣失去了一個陪伴我學習的過程。

  我傷心、我難過、我憤怒,我的爸爸怎麼可以騙我。20年了,這份悲傷失落與憤怒夾雜的心,被我壓到潛意識去了,我不能生氣、我不能哭,因為爸爸不是故意的,爸爸是無奈的,他也不願意。

  20年後的我,念了心理系,念心理研究所,我知道我在追憶爸爸。我慢慢意識到自己的內在小孩與情緒,他是需要被照顧的。如果你也跟我一樣,幼時就失去心愛的爸爸,爸爸對你的承諾沒有兌現,無法再有一次機會近距離的靠近爸爸,就我們一起來正視這份思念。

 

我們自己可以做些甚麼?

 

*「儀式」,追思時我們可以做個「儀式」,不只指的是宗教上的傳統儀式,我們甚至可以利用最自己喜歡的方式來追思。

  在今年四月,有一篇網路新聞提到,父親病逝而女兒珍妮要用餘生來走過父親走過的所有地方,拍下與父親一樣的照片、體驗與父親一樣的生活經驗,珍妮說道:「每一次徒步她都能感受到父親的氣息」,只為了與父親更靠近一點,站在父親站立過的石碑上,就像與父親再次的擁抱,他將思念化為行動再化作未來的動力,彌補未與父親好好相處的時光;我們也能自己來創造這個儀式,甚麼方式能夠使你感到再度接近父親?過去有甚麼兩人相處的正向經驗,讓自己可以感到舒適、喜歡,這就是最好的方式;也做一件爸爸以前想做,但未來的及完成的事,或跟我一樣聽首追念我至愛爸爸的歌,就是再次和父親說聲"哈囉"的好時機。

*「寫信」,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嘗試將內容唸出來讓爸爸知道,分享你看見爸爸對你的影響,以及你對他的感謝,你可能會感到彆扭,害羞,但是,相信我,感覺與視野會變得很不一樣。

  閉上雙眼,試著思考著,若爸爸此刻就站在你身旁,手輕輕地放在你的肩上,你跟爸爸打了一聲招呼,這時他會說些什麼?他會在現在的你身上他看見甚麼?而你又想跟他說些什麼;你也可以好好回憶從過去自己的經驗中,細數爸爸在這一生中帶給我們的禮物,重現爸爸的談吐、用詞及溫度,可以利用自由書寫的方式,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當然最後也別忘記向他道謝,爸爸的一生是如何成就了一個你,而你又會如何利用爸爸給你的禮物,成就一個更好的自己

 

     我不需要掩藏這份愛,因為要刻意要遺忘那些離開我們的人、深愛我們的人,是一種巨大的浪費。他們是我們生命中的財富,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我們。Hedtke(2001),

 

  父親節讓我想到了一首很棒的老歌,我們就用這首歌來結尾吧!再次的,好好地與爸爸道謝、道別;這首歌是Dan Fogelberg -獻給父親Lawrence Fogelberg的作品《Leader Of The Band》,描述了身為高中樂隊指揮的父親對音樂的熱愛,所帶給作者最珍貴的禮物。

 

  我想念我爸爸,爸爸您現在好嗎? 祝您父親節快樂!

 

  啟宗心理諮商所關心您,在節日前後個人可能會有因過去經驗而使情緒波動,適時地抒發情緒、關照自己的想法,透過「儀式」及「寫信」與重要他人再連結,再次見證自己的成長。如情緒過大造成不適,也可與家人、好友或心理師聊一聊,幫助自己更安穩地走過,繼續開啟下一段旅程。在此,也祝福天下的父親,父親節快樂!

 

啟宗心理諮商所

 

 

Dan Fogelberg - Leader Of The Band

An only child alone and wild

一個獨生子孤單又放蕩

A cabinet maker's son    

他是個木匠的小孩    

His hands were meant for different work    

他靈巧的手擅長許多事

And his heart was known to none    

但他的心卻無人能知   

He left his home and went his lone and solitary way    

他從小獨自離家之後一路孤單

And he gave to me a gift I know I never can repay    

他給了我一種天賦  讓我無以回報

 

A quiet man of music    

一個安靜的音樂人

Denied a simpler fate     

拒絕一個平凡的命運

He tried to be a soldier once    

他曾一度企圖從軍

But his music wouldn't wait    

但他的音樂卻始終不安的悸動著

He earned his love through discipline    

他認真嚴肅去愛每一件事

A thundering, velvet hand    

用他那雙強有力又柔軟的雙手

His gentle means of sculpting souls    

他溫柔雕刻著生命    

Took me years to understand.    

讓我好久之後才能了解

 

*The leader of the band is tired    

樂隊領班真的累了

And his eyes are growing old    

他的眼睛慢慢衰老

But his blood runs through my instrument    

但他的血液流過我的樂器

And his song is in my soul --    

他的歌聲在我靈魂深處

My life has been a poor attempt    

我曾一度偷偷企圖

To imitate the man    

想要去模仿這個人

I'm just a living legacy    

但我始終只是一件活生生的遺物         

To the leader of the band.    

對這位樂隊領班而言

 

My brothers' lives were different    

我的兄弟們都各奔東西

For they heard another call     

也許他們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One went to chicago    

有一個去了芝加哥

And the other to st. paul    

有一個去了聖保羅

And I'm in colorado    

我則留在科羅拉多的鄉下

When I'm not in some hotel    

但並不是住在豪華旅館裡

Living out this life I've chose    

我過著我所選擇的生活

And come to know so well.    

一切都還算滿意

 

I thank you for the music    

謝謝你所帶來的音樂

And your stories of the road    

也謝謝你這一路相隨的故事

I thank you for the freedom    

謝謝你所展現的自由

When it came my time to go --    

在當我必須有所選擇的時候

I thank you for the kindness   

謝謝你的好心善意

And the times when you got tough    

甚至在當你備受艱辛的時候...    

And, papa, I don't think i said "i love you' near enough    

然而老爸,任和一句"我愛你"都不足以說明一切

 

-引用自《吳小毛的境象劇場》